黑受中心

任谁都不会想到,外表粗犷的灰崎喜欢萌物,连他的青梅竹马黑子都不知道,黑子只知道灰崎特爱欺负他。


灰崎第一次知道萌的奥义时,还是他俩很小的时候,灰崎印象十分深刻,自己紧紧抱着黑子,啃着黑子的脸颊,黑子满脸都是水渍,不知是他的口水还是黑子的眼泪,本来就口齿不清的声音因为哭泣变得更加抽象了,但是灰崎听懂了,祥吾君,不要吃我,瞬间灰崎的心中开出了小花,哲也实在太可爱了,我要保护哲也,将来不能被坏人吃掉,要吃也只能我吃。


在此后的日子里,灰崎更是明白了世界上没有比黑子更萌的事物这一道理,他觉得自己每天光是看到黑子,就能开心一整天。...


灰黑

黑子像往常一样,站在校车门口,看着孩子们戴着嫩黄色的帽子,背着小小的双肩包,或是叽叽喳喳,或是睡眼惺忪,跟他打着招呼,黑子微笑,回道“早上好”

直到最后一个孩子下车,他才放心下来,打算跟上他们,却听到一声“哲也”,熟悉而又模糊,黑子回过头,刚才太专注于迎接孩子们,根本没看到司机,这才发现那人,黑子眨眨眼,说道:“灰崎君……”灰崎收好车钥匙,走到他面前,笑道:“没想到哲也居然真的成了一名保父。”

黑子打量着面前的灰崎,很奇怪,明明已经好几年不见,而且和他印象中的灰崎大相径庭,他却第一眼就认出来了。灰崎的头发乖乖贴着鬓角,穿着舒适的休闲装,嘴角噙着笑意,看上去十分温柔可靠,完全不似学生时代那副...

【木黑】711日贺!

只有我才知道的黑子的十个小习惯

6:39

木吉是被噩梦惊醒的,醒来才发现黑子的脑袋顶着他的胸口,腰被他紧紧地搂着,看到这一幕,木吉瞬间忘了可怕的梦境,只觉得心里喜滋滋的,偷个吻吧,这么想的木吉随即将吻印上黑子的头顶。

闹钟准时地响起,虽然木吉在第一时间关掉了,但黑子还是被吵醒了,黑子的眼睛眯成一条缝,有些迷茫,说过早上好之后,亲了亲木吉的嘴角之后,又背过身继续睡。

木吉的笑意已经抑制不住了,黑子虽然贪睡,但是永远不会忘记早安吻这个习惯,这一点他觉得十分可爱。

“只允许你再睡十分钟。”木吉说道。于是传来黑子迷糊的声音:“知道了……”

7:10

头发还是一如既往地翘着,眼睛还是一副睁...

森黑

黑子站在街口,心里默念道,千万不要出现认识的人。

几分钟之前,在惩罚游戏败下阵来的黑子,等意识到的时候,他已经穿着诚凛女生校服站在街口了,现在想想一定是他们合伙算计好,好让自己出糗。

别做梦了。黑子梳理自己的假发,微微勾起唇角,扯扯裙摆,就是有点冷。等待着第一个路人的经过。

黑子和森山彼此看到对方的一瞬间,黑子皱眉,怎么会是海常的森山前辈,能不能重写剧本,要是认出来的话,自己还有什么脸继续淡定地拒绝黄濑君,森山则是一秒当机,心跳加速,在黑子皱眉的时候,他甚至觉得呼吸困难。

森山平时黄色笑话信手拈来,甚至时不时与后辈们吹嘘把妹技术,脑袋里一大堆甜言蜜语逗乐着女生,可是眼前的女生,他无法用...

bystander【水黑】

我的好朋友恋爱了,确切的说他有喜欢的对象了,再直白点的话,他的感情只能当做单相思。

我和水户部是从国中开始认识的,虽是同班同学,却很少互动,印象当中他十分沉默寡言,奇怪的是他朋友却很多,大概有什么独特的人格魅力吧。后来,进入诚凛,没想到还是与他同班,再来成为篮球部队友,我们的感情也渐渐变好,默契度也变高,我甚至充当起来了水户部的翻译机。

水户部对谁都很上心且温柔,但是对黑子却是过于溺爱型。对了,黑子就是水户部喜欢的人,诚凛篮球部的新一年生,身高和外貌都不像是篮球员,但是却十分厉害,是个很可爱的后辈。

起先我对此表示震惊,但渐渐的却变得有些幸灾乐祸了,因为黑子看上去对感情很迟钝,即使水户部...

冰黑

身为冰室的恋人黑子表示自己十分幸运,总之各项条件都十分符合他的口味。

首先是头发,总是柔顺乖巧,即使运动过后,也能保持清爽干净,明明用的是同一洗发露,人家的效果如出水芙蓉,自己却是台风过境,这难道是美人的特权?

眼睛的话,微笑的时候,眯成月牙儿,显得很可爱,危险地半眯着眼,也十分性感,眼角闪着泪痣,样子魅惑,会心一击。

可是患有强迫症的黑子,实在搞不懂为什么他的冰室君必须把左半边眼睛遮起来,他看得特难受,难道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真是的,身边个个异类超能力,又不多冰室君一个,黑子歪着脑袋,面无表情地遐想着。

“怎么了,哲也?”冰室皱着眉头,声音好听夹杂着一丝关切。

黑子心中的颜控小人...

©黒歴史 | Powered by LOFTER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