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受中心

【第二回】门禁

宫地知道黑子说话一惯是敬语,鞠躬的角度也非常规矩,就连微笑的弧度都好似计算过,吃饭时小口小口进食,根本听不到咀嚼声,这些习惯可爱又怜爱。宫地一直以为黑子只是家教良好而已,没想到黑子父母还规定了门禁时间。

本来位于不同学校的他们,每天见面约会时间就不多,门禁时间居然是8点,这对于处于热恋时期的宫地来说,现实残忍得就像罗密欧和朱丽叶的故事。

宫地开始扮演起了邻校的好学长,在一个月圆日,他和黑子一起进了黑子家。

“伯母,您好,我是宫地清志,黑子的一个前辈。”

“伯母真的很厉害,把黑子教育得这么好,他是个十分认真又努力的人。”

“黑子的球技也非常了不得,和打一起练球很有意思。”

“黑子好像...

隐性宅男宫地与女装偶像黑子 


宫地迷上了一个新偶像,名叫黑子奈奈,身材高挑,却是个娃娃脸,化妆后,五官变得立体,轮廓变得鲜明,显得相当惊艳。


宫地是在无意间中买了一套以蓝色梦幻为主题的黑子写真集,穿着浅蓝色裙子的她置身于海天一线的沙滩上,嘴角的弧度很浅,样子羞涩而安静,各种蓝色挤个同一画面里,却没有违和感,反而让人觉得意外的人舒服。


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宫地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大学的课业不算繁琐,但一向自控力极好的宫地也只给了自己一个小时的上网时间,在这一小时间,先浏览关于黑子奈奈的新闻消息,再是查看黑子更新的博客,最后就是上论坛与志同道合之人聊聊黑子。...

【宫黑】二号

吃过晚饭,黑子和二号一起去公园散步。二号总是比黑子更有兴致,所以一直都欢快地跑在前面,从不顾忌黑子这个主人。黑子慢悠悠地在后面晃,忽然看到二号往回跑,藏到了自己的脚后,只露出了脑袋。

“黑子,你也来散步啊。”宫地看到黑子,显然有些意外。

黑子回道:“你好,宫地前辈。”

被宫地牵着的金毛犬,忽然对着二号叫唤着,想跑到二号面前,可被项圈束缚住,完全动弹不得,宫地于是厉声道:“不要叫了,想让全世界都知道你在发情吗?”

黑子总觉得宫地前辈的说法好像哪里不对,但他已经无暇顾及,因为此时二号正用可怜无助的眼神看着他,最后黑子没办法,只好抱起二号。

宫地上前抚摸了下二号的耳朵,对黑子说道:“抱歉,...

【宫黑】海豚

宫地将还在回味海豚表演中的黑子拉到了一边。

“黑子!”宫地叫了一声黑子,伸出自己的右手。

黑子小小地歪了下头,自觉地将左手放在宫地的右手上,当然在宫地伸出左手的时候,也乖乖地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宫地握了握黑子的手,随即放开,说道:“好乖,给你一颗牛奶糖。”

黑子嚼着已经化了的奶糖,疑惑地看着宫地,然而宫地只是张开怀抱,随后给了黑子一个灿烂的笑容。

黑子显然有点不好意思了,但却不由自主地投入宫地的怀抱。

宫地揉着黑子的头发,说道:“黑子,你其实也蛮像海豚的。”

黑子抬头,表情木然,宫地情不自禁亲了亲黑子的嘴唇。

“可是,宫地前辈有没有听说过海豚其实滥交成性?我才没有,我只有宫地前...

【宫黑】月

时钟刚刚走过一点,黑子在半梦半醒中听到了手机的震动声。

“听说今晚有超级月亮,黑子来我家吧。”黑子阅读完来自宫地的短信后,又翻身继续睡。也许是蝉鸣过于聒噪,也许是暑气过于热烈,或者是心跳过于频繁,不一会儿,黑子坐起身,又倒向枕头。

黑子是在太阳即将陨落于地平线的时候到达宫地家的。

黑子不是第一次来宫地家,但还是第一次在夜里来宫地家。来到宫地房间后,黑子忽然变得拘谨,于是擅自打开通往阳台的移动门,还残留着白日里的热气,月亮已经升起,挂在空中,似乎是太阳的余亮,显得此刻的月亮如此黯淡,要等到什么时候,月亮才能成为主角。

黑子感觉脸颊一阵冰凉,这才回过神来,宫地将香草奶昔塞在黑子的手里,说道...

“什么?!宫地前辈你要用我的电脑?”黑子显然有点措手不及。

“都说了我的电脑中毒了,需要借你的电脑一用。”宫地不耐烦道,“你现在应该用不着它吧!”

“没有是没有。”黑子闪烁其词,又看了看宫地的脸色,随即改口道:“宫地前辈请用吧。”于是慢腾腾地让出座位,乖乖地站在一边。

黑子低着头,玩弄着自己的手指,时不时抬头看一眼坐在自己位子上的宫地,心里活动十分复杂,一面想着认真工作的宫地前辈果然最帅气了,侧脸实在太完美了,细长的手指敲击着桌面,真好看,一面想着千万不要发现某个文件夹。

“咦?”黑子的整颗心都提上来了,他定定地看着宫地的动作,鼠标箭头落在名为“ME&MIYAJI”的文件夹上,...

黑子变成了一只猫,纯白色的毛发,加上天蓝色的眼睛,显得乖巧可爱。他用他的肉爪挠挠耳朵,抖抖身子,继续踏着优雅的猫步前行,他似乎一点也不担心他的新身份。

原来猫的感官如此敏锐,黑子在很远的地方就看到了他的恋人,宫地清志,表情阴郁地拿着手机,黑子跑到他的身边,在他的脚后跟转悠着,见对方不理睬自己,便用牙齿咬住宫地的裤脚,宫地这才低头,惊讶道:“什么啊?!”黑子撒着娇,脸贴着宫地的脚踝处,上下磨蹭着,发出舒服的呜呜声。

宫地蹲下身,抓住他的后背,举到与自己视线平行之处,黑子埋怨,宫地前辈真的一点也不温柔,我现在可是小动物,不能这么粗暴。宫地观察了一会儿,这才轻手轻脚地放下黑子,摸了摸他的脑袋,说...

二人の彼

在吵杂的拉面馆里。

黑子一小条一小条吃着拉面,高尾觉得特别可爱,像只小兔子似的,嘴角还残留着汤汁,高尾刚想伸手替黑子擦嘴,没想到宫地比他更快,只见宫地用袖口替黑子擦擦嘴,还唠叨了一句:“真是的,像个小孩子一样。”

黑子羞赧,自己再抹了抹嘴角,赌气道:“我又没有让宫地前辈帮忙,还有我不会替宫地前辈洗衣服的。”

宫地看看自己弄脏了的袖子,不在意地笑道:“好了好了,你就继续吃你的拉面吧!”

一旁被忽略许久的高尾,叫道:“小哲的嘴巴!宫地前辈,你……”

“没大没小的,信不信我碾碎你。”宫地瞪了一眼大喊大叫的高尾,不耐烦道:“不要叫黑子小哲了,叫黑子前辈,我说了好几次了。”

高尾圈住黑子的腰...

宫黑

踮着脚尖,努力伸长手臂,还是拿不到自己想要的书。宫地不禁失笑,好吧,既然对方这么辛苦,还是帮一下吧。

“给……”宫地将轻轻松松拿到的书递给对方。

“谢谢。”对方眉头舒展,开口道:“宫地前辈。”

“诶?!你认识我吗?”

“……”下一刻,舒展的眉头又微微皱起,小声道,“黑子哲也,我是诚凛篮球部的黑子哲也。”

“……好像诚凛确实有这个人。”宫地有些尴尬,他其实对此毫无印象,绕绕头,转移话题,“你要买这本吗?”

“只是随便看看。”黑子知道对方还是没想起自己,于是视线落在扉页,翻阅起来。

宫地见黑子低头沉浸于书本中,睫毛微颤,嘴唇紧抿,样子十分认真,于是说道:“那你先瞧瞧,我去其他地方看看...

宫黑

黑子一直在哭,我有些受不了,这一点也不像他。

“我每天都能收到宫地前辈的信息,每天三封,不多不少,火神君你看,我有好好保存呢。”黑子说话的语气像极了炫耀的小孩子,可是连续的哭泣使他的嗓音变得沙哑,反而觉得有些伪和,我看着他的手机,里面几乎没有其他的人信息,黑子大概把所有内存用来保存宫地前辈的信息了。

我点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黑子低头看着手机,喃喃道:“可是,为什么只有三条,而且字数总是很少,一开始交往的时候,明明属于狂轰滥炸模式,是不是我回复的方式不对,宫地前辈早就厌倦了。”

我仰起头,我真的不太喜欢这样的黑子,但是我现在只能轻轻拍拍他的后背安慰他。

“我实在忍受不了整天看着信息,没...

©黒歴史 | Powered by LOFTER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