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受中心

01突破口

这已经是黄濑第69次告白失败了,黄濑阅读过很多杂志书本试着攻略黑子,但是结局都是BE向。“要想抓住男人的心必须先抓住他的胃。”会料理的火神如是说。黄濑懂了,于是他每天都会送黑子ガリガリ君宝矿力香草奶昔,终于在第70次的告白时,黑子答应了。

“这样的爱情真廉价。”荻原青峰语。

 

02殺風景

「月色真美呢,黄濑君。」

「嗯,但是不及小黑子的万分之一。」

「月见团子也很好吃。」

「嗯,但是不及小黑子的万分之一。」

「请好好赏月,黄濑君。」

「好的,我会好好欣赏小黑子的!」

「……」

「今晚就从小黑子的蝴蝶骨开始品尝吧!」

 

03猪口才

听说黑子哲也皇子满城寻找一位人才,具体是怎样的人才并没有说明,得到这一消息,奇迹世家的几位家长纷纷推荐自己的儿子。最后黑子选择了黄濑,黄濑有些得意,一定是因为自己才貌双全才被选中的,其他几位觉得皇子可能有点眼神不太好。黄濑后来才发现自己只是需要照顾黑子的爱犬就好,还被告知原因是黑子觉得黄濑的某个属性挺像二号的。

 

04半可通

「小黑子小黑子,这题该怎么做?」

「……不是很清楚。」

「那……这题的解题思路呢?」

「……不知道。」

「诶?!小黑子全都不知道吗?!我看到小黑子上课的时候,一直有附和老师点着头,以为小黑子全都懂了……」

「黄濑君,请你在上课的时候好好听讲。」

 

05眉唾物

黑子收到了一个十分可疑的包裹,没有寄件人,收件人是自己的姓名,应该没事吧,这么想着,黑子打开包裹,发现里面是本小说本,而且还是自己找了很久都没找到的那本。再后来黑子陆续收到一些类似的包裹,无疑都是那些他找了很久找不到的或者他想买还没下手的东西。

到他生日的那天,他又收到包裹了,很大一个,黑子虽然觉得有些可疑,但还是打开了。

“小黑子,生日快乐!”

“?!为什么黄濑君会在里面?”

“因为我知道此刻小黑子最需要的是我。”

“……”

果然只有黄濑君会做这样的事了。

 

06風物詩

你暖金色的头发粘着樱花瓣,微笑着向我挥手。

夏日的某个午后,我耳边听着蝉声,看着你微微颤动的睫毛观察着你的睡颜。

翻开文库本,第一眼就看到了你夹在里面的枫叶,上面用歪歪扭扭的字体写着爱语。

我们一起站在东京铁塔下,倒计时新年的来临。

这都是我变得更加喜欢你的瞬间。

 

07一張羅

黑子哲也家很穷,穷得黑子的衣服都是他几个姐姐穿剩下给他的。

这一年,黑子16岁,国王为了庆祝他的宝贝儿子黄濑凉太的生日,特意举行了一个盛大的舞会,所有人都可以参加,当然黑子家也不例外。

黑子的几个姐姐为了这事,日夜缝补终于做了一件漂亮的衣服,她们让黑子穿上强制让他出席。黑子迫于无奈,穿着他亲爱的姐姐们亲手制作的百褶裙,参加了这次舞会。

黑子从来没有看到过这么多食物,于是他躲在角落开始大快朵颐起来。这是什么?!好甜,黑子很喜欢,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是他已经喝下第三杯。

此时在某处默默观察了很久的黄濑终于忍不住上去搭讪了,黑子有点慌,于是他跑走了。

黄濑在后面大叫:“辛德瑞拉,你的香草奶昔忘了。”

黑子停下了脚步,“这个叫香草奶昔?”

“是的,如果你愿意留下,这里所有的奶昔你是你的。我的辛德瑞拉。”

黑子毫不犹豫地点点头,“还有我的名字是黑子哲也,不是辛德瑞拉。”

“我叫黄濑凉太,小黑子。”

“嗯……”黑子一边满足地喝着奶昔,一边回答着。

这名字好像有点耳熟呢。

 

08助太刀

「阿哲,如果我和黄濑那家伙打架的话,你会帮谁?」

「当然是黄濑君。」

「为什么?!!!」

「青峰君真的想听理由吗?」

「当然,快说吧!」

「嗯……因为黄濑君是模特脸,留下疤痕的话,一定会很麻烦的。相比之下,青峰君肤色这么黑,即使留疤的话,也一定看不见的。」

「……」

 

09余所見

「呐呐,我昨天看到黄濑在挑水果诶!好像很懂的样子呢!」

「哈?家庭煮夫吗!自从黄濑和黑子同居之后,黄濑在心中的形象简直转体三周半!」

「忽然想起,上次在草坪上看到黄濑枕在黑子的膝盖上,黑子还低头亲了亲黄濑,这是黑子吗?!我的黑子不是又呆又萌吗?!我的黑子自从跟了黄濑之后……嘤嘤嘤让我先哭一会儿……」

 

10安本丹

黑子醒来,看到黄濑很没品的睡相,他有些不满地叫醒了黄濑。

黄濑揉着眼睛,看清面前的人之后,吃惊道:“你怎么在这里?黑子君!”声音带着少年变声期特有的质感,黑子这才意识到这是十年前的黄濑君,顿时恶向胆边生,他矜持地勾起嘴角。

直觉告诉黄濑这个人不是黑子,黑子君是有些可爱,但绝对没有这么色气。

“你不是黑子君吧?”

“我是黑子哲也,黄濑君,只不过是十年后的……”

“果然!还有黑子君好像还是没有长高多少……”真是没礼貌的笨蛋,黑子在心里默默地骂道,可是还是噙着笑容,向黄濑靠近。

黄濑感到了莫名的危机,他拉起被子的一角:“你……你想干嘛?”

“黄濑君,我们做点让人快乐的事吧。”随即吻上了对方的嘴唇。

事后,黑子躺在床上,暗骂自己是笨蛋,还是处男的黄濑君真是既不温柔又没技术,吃大亏了。而黄濑还在回味自己的贞操被夺走的瞬间,以及他该怎么面对现在的黑子君,不对,小黑子啊啊啊!

 


| 黄黑
评论(3)
热度(27)
©黒歴史 | Powered by LOFTER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