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受中心

黑子回想起以前的事,总觉得不可思议。他清楚的记得,高三那年,诚凛在冬季杯半决赛输给了对手,有太多的不甘心,太多的失落都化成了沉默,黑子坐在休息椅上,低着头,一动不动,只是紧紧地握着拳头,狠狠地咬着嘴唇,黑子几乎感觉不到疼痛。不知过了多久,有人蹲在他面前,缠满绷带的手执意地摊开黑子的手心,用指尖写上“不要难过”几个字,黑子这才抬头,视线蒙上一层雾气,一瞬不瞬看着对方,绿间微微扭过头,最后,还是扶了扶眼镜,正视黑子,他抱着黑子,轻抚他的头发,黑子终于还是闷声抽泣起来。于是就这样,他们在一起了,甚至没有告白,却以表明心意。

黑子和绿间选择升入同一个大学,这个提案是绿间开口的,黑子听完绿间的那句“在大学,一起打球吧!”就噗嗤笑出声,然后点点头,轻声说道:“好。”绿间看着嘴角憋着笑意的黑子,竟有些不好意思,说道:“不过,我得给你补习。”后来,黑子才知道自己吃了大亏,补习简直堪比地狱,那段时间,绿间差不多是住在黑子家了,不仅是学习,就连饮食方面,绿间对黑子都十分苛刻,幸好最后,如愿以偿。

虽然不是同一系科,生活节奏差异也大相径庭,但还好两人一进入篮球部,就成为正选,每天的部门活动几乎成了两人最温情的时刻,黑子和绿间会互相给对方做热身准备,会单独留下来一起训练,却很少交流,就连休息的时候,都只是安静地坐在对方旁边,偶尔绿间会帮黑子擦拭汗水,黑子会递给绿间已打开的矿泉水,即使不存在话语,也会让人觉得甜蜜。从一开始因为赢球带来的兴奋感,情不自禁地拥抱,事后显得尴尬羞赧,逐渐演变成,休息室的小心翼翼地接吻,想来就觉得羞愧,大胆得根本不像他们自己,可是在拥抱的那一刻,彼此默契地想着同一件事——能和你打球实在太好了。

大四,黑子和绿间在后辈哄闹中退部,两人忙着毕业,忙着实习,却在这时,决定同居。白天,会传送一两条信息,无非是加油之类的话语,但只要看到屏幕中闪烁的字体,就会变得干劲满满。晚上的餐后娱乐时间,是他们最喜爱的时刻,黑子阅读着文库本,绿间浏览着网页,有时还会彼此分享,甚至,绿间还会和黑子聊起明星们的八卦。就这样,相处到了正式工作,黑子和绿间的上司们对两人不愿被派遣抱有一定的怨言,两人只是笑笑,不说话,黑子和绿间都知道自己没有远距离恋爱的勇气。

即使在一起这么多年了,黑子和绿间之间,也很少诉说爱意,日子过得不温不火,却充满爱意与默契。但偶尔也会发生意想不到的事,就像此刻,在昏暗的台灯照射下,黑子闭着眼睛,纤长的睫毛留下一片阴影,很好地掩盖住了微微泛红的脸颊,绿间撩起黑子汗津津的刘海,他知道他早已沉醉于对方,于是亲吻对方的额头,低语道:“我爱你。”黑子忽然睁开眼睛,伸手搂住绿间,眼角盛满笑意,说道:“绿间君,明天早上你可不能装失忆。”绿间顿时红了耳尖,气急败坏地吻上黑子的嘴唇,“快睡吧。”黑子埋在绿间的肩窝里,心满意足地睡去。倒是绿间有些不敢睡了。

晚安,愿你有个好梦。


| 绿黑
评论(1)
热度(19)
©黒歴史 | Powered by LOFTER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