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受中心

绿间盘腿坐在沙发上,一脸沉重地思考着,明明自己每天都有按照晨间占卜来行事,也有好好地准备幸运物,为什么还会发生这种事——一觉醒来自己居然会在黑子家,而身体不知为何缩小到五六岁时期。

“所以说你真的是绿间君?!”黑子将早餐放在桌子上,语气透着不可思议。

绿间喝了口牛奶,不屑地瞥了一眼黑子,说道:“你是笨蛋吗?”

黑子看着对方说话的表情,然后笑道:“绿间君明明外表这么可爱,可是说出来的话却一点也不可爱。”

绿间顿时瞪大眼睛,想要反驳些什么,最后还是说了句:“所以说,我和你的相性最差了!”

黑子忍不住揉了揉绿间的头发,带着点恶作剧的意味,弄乱对方的头发,口中说道:“是是,如果真是这样,那真是对不起。”

绿间拼命整理着自己的头发,从鼻子里发生轻哼声。

 

“绿间君,等会需要我送你回家吗?”黑子一边收拾着桌子,一边问着。

绿间又用对方是白痴的口气说道:“你觉得我现在这样子还可以回家吗?!”

“嗯……说的也是。”黑子点头道:“那绿间君不嫌弃的话,这几天住我家吧。”

“这可是你邀请我的,不是我自己想住的!”

“如果绿间君一直变不回去的话,可以一直待在我家,这是我的希望。”黑子十分认真说道。

“哼……”我才不要一直待在你家。

 

绿间觉得有些奇怪,就问道:“黑子,怎么没看到你的父母亲?”

“母亲和父亲好像要外出几天。不过请绿间君放心,我会好好照顾绿间君的!”黑子信心满满担保着。

“我才不用你这样的人照顾呢!”说不定到时候还是我照顾你。

 

绿间说对了,黑子根本就是生活白痴。

中午吃饭的时候,绿间看到一盘水煮蛋,不由地觉得心惊肉跳,这个能当饭吃?

“绿间君,你怎么不吃?”黑子迅速地剥完一个鸡蛋,放到绿间碗中,说道,“吃吧,绿间君。”

绿间看着那蛋白,忽然觉得有些恶心,“喂,黑子,你父母不在家的时候,你就吃这个?!”

“是的,水煮蛋很好吃。”黑子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事。

绿间瞬间觉得自己对这个前队友的认知又进了一步,几乎想尖叫:“这东西能好吃到哪里去!”

黑子已经动手吃第三个了,黑子柔声说道:“绿间君,小孩子挑食是不好的。”

“我不是小孩子!”绿间跳脚,“话说,黑子你知不知道人一天吃鸡蛋不能超过两个啊?!”

“是吗?那晚饭喝奶昔好了。”

“这不是重点好不好!你到底会不会料理?!”

“会,会水煮蛋,这个绝对不会输给任何人。”

绿间不禁扶额,这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吗,“算了,晚餐由我准备吧。”

“?!”黑子惊得差点噎着了,“绿间君居然会料理,绿间君这样真的不要紧吗?”

“你什么意思?!我即使这样,做料理也比你强。”

黑子赞同地点点头,忽然笑出声:“我还从没看过这么失态的绿间君呢!总觉得有些不真实,不过这样的绿间君比平时别扭到死的绿间君要可爱许多了。”

绿间将头撇到一边,不再理他。

 

黑子看着绿间踮着脚,吃力地切着食料,忍不住上前问道:“绿间君,需要我帮忙吗?”

绿间看了眼黑子,说道:“不要妨碍我。”

“哦……”黑子有些失落,退到一旁,继续看着绿间忙碌。

绿间被黑子盯得有些发毛,终于还是说出口:“你看着我干嘛?”

“没有,只是觉得这样的绿间君有些搞笑,身体小小的,却在做这么了不起的事。”黑子诚恳地说道。

绿间挥了挥手中的刀具,威胁道:“黑子,你赶紧出去!”

黑子一脸惋惜的出了厨房门。

 

“好好吃!”黑子赞叹道,“没想到绿间君的厨艺这么出色!”

绿间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吃着饭。

“老实说,我有些震惊,感觉又重新认识了绿间君。”

“你快点吃饭吧。”

黑子看到绿间脸上的红晕,心想,绿间君又在别扭了。

 

黑子打开浴室门,刚才还是冲澡的绿间马上用手遮住自己的重要部位。黑子淡淡地开口:“绿间君,你在害羞什么。我们在帝光时期又不是没有一起洗过澡,况且你现在那里这么小。”

绿间像被说到痛处一样,大喊道:“你!你进来干嘛?”

“只是来放橡皮鸭子的,我想绿间君一定会喜欢的,我找了好久呢,绿间君一定要跟它们好好玩哦。”说完,黑子把橡皮鸭子放在浴缸里,然后若无其事地走了。

绿间瞬时连吐槽的力气也没有了。

 

第二天早上,绿间看到躺在自己怀里的黑子,他想,自己总算变回来了,他根本没有意识到怀中的人吸着自己的锁骨,口中念叨着,给我奶昔,奶昔。

 

“好可惜,绿间君居然这么快就变回来了。”黑子皱眉,“我还想跟绿间君多相处一段时间的……做的料理这么好吃……”

绿间看到对方快要哭出来的表情,马上开口道:“在你父母出差这期间,我还是可以给你做饭吃的。”

“太好了!”绿间看着黑子闪闪发光的眼睛,有些后悔了,后来想想,算了,整天吃水煮蛋的人太可怜了。

 

 

fin

这应该是我第一次写绿黑233333我的文档好乱。不想看自己以前写了什么_(:з」∠)_

| 绿黑
评论(2)
热度(10)
©黒歴史 | Powered by LOFTER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