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受中心

宫黑

黑子一直在哭,我有些受不了,这一点也不像他。

“我每天都能收到宫地前辈的信息,每天三封,不多不少,火神君你看,我有好好保存呢。”黑子说话的语气像极了炫耀的小孩子,可是连续的哭泣使他的嗓音变得沙哑,反而觉得有些伪和,我看着他的手机,里面几乎没有其他的人信息,黑子大概把所有内存用来保存宫地前辈的信息了。

我点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黑子低头看着手机,喃喃道:“可是,为什么只有三条,而且字数总是很少,一开始交往的时候,明明属于狂轰滥炸模式,是不是我回复的方式不对,宫地前辈早就厌倦了。”

我仰起头,我真的不太喜欢这样的黑子,但是我现在只能轻轻拍拍他的后背安慰他。

“我实在忍受不了整天看着信息,没日没夜地想着宫地前辈的自己,于是我就去了他所在的大学。”确实宫地前辈好像在北海道读大学,挺远的,黑子居然去了,我诧异,黑子总是隐忍着。

“我找了很久,宫地前辈从来没有跟我谈及过他的大学生活,我对他还是一无所知。”

黑子的抽泣声戛然而止,声音提高了一点,我仔细听着。“宫地前辈为什么和另一个女生手牵着手,感觉很甜蜜的样子,他明明看到我了,可是他没向我解释,从我身边若无其事地走过。”原来啊原来,就这个原因,我反而有些看不起黑子了。

“宫地前辈以前和女生交往过,我知道。原来还是女生比较适合他吗?也是,可以正大光明的约会,十指紧扣,这样真好,我也想这样,谁不想这样呢。”我粗鲁地用纸巾擦拭着黑子的脸,想让他停下来。

“我甚至在做爱的时候想着,能让宫地前辈舒服就好了,我都无所谓,他让我喊他的名字,可是我已经痛得发不出声了。”啊啊,真够难堪的。

黑子像是把所有对那家伙的感情转化为语言,让它消失在空气中。我终于忍不住骂道:“那家伙怎么也好,你自己好就好了。”

“是呢,我提出分手的时候,宫地前辈也没有再多追究什么。”黑子的脸上附着着淡淡的泪痕,嘴角扯出一个小小的笑容,“谢谢火神君,我现在觉得好多了。”

所有的感情也许真的化为空气,黑子恢复原来的样子,果决矜持,我还是喜欢这样的黑子。

 

 


| 宫黑
评论(2)
热度(13)
©黒歴史 | Powered by LOFTER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