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受中心

臆病

“黄濑凉太于今日正式与佐藤千金离婚。”电视里传来温柔的女声,黑子的手不自觉地微颤,他缓缓抬头,画面切到两人曾经的牵手图,黑子还记得初次看到这张照片时,心脏被刺痛的感觉,可是就是这张甜蜜的照片现在硬生生地被撕成两半,中间的“离婚”两字有些触目惊心。黑子低着头,捂住眼睛,黄濑凉太,黄濑凉太,这个名字在他心里千转百回。

黑子曾是黄濑的教育担当者,两人进入不同的高中,黄濑经常会来诚凛见黑子,黑子虽然表现的十分冷淡,但不可否定,他见到黄濑的时候,心情会变晴朗,最后黑子在失落的心情下毕业。进入大学,虽然黄濑没有像高中时期一样频繁来黑子所在的大学,但是每日黄濑的短信,还是让黑子高兴了好一会儿。

黑子回忆着,好像大学毕业之际,奇迹几人的聚餐,那是最后一次见到黄濑君了,之后也只是通过八卦才知道黄濑君的近况的呢。

聚餐结束后,黄濑喝得不省人事,黑子主动提议将黄濑送到自己的家里,照顾他。黑子用热毛巾擦拭着黄濑的脸颊,几年了,轮廓变得深刻,越来越成熟帅气,想到这,黑子手上的动作变得用力,忽然对方睁开眼睛盯着自己,黑子有种坏心眼被对方看清的错觉,不知是不是毛巾的缘故,黑子觉得自己的手有些发热。

“小黑子……小黑子……”黄濑的声音听起来很模糊,大概还没完全醒吧。正当黑子松了口气时,黑子被吻了,一瞬间天旋地转,黑子被黄濑压在身下,黄濑在黑子口中攻略城池,黑子的大脑变得空白,浑身发烫,可是双手却情不自禁地勾住黄濑的颈项,果然黄濑君是喜欢自己的,黑子一边回应着对方的亲吻一边想着。黄濑啃咬着黑子的颈项以及锁骨,黑子有些吃痛,但却十分乐意,黑子期待着下面会发生的事,他等了很长时间,却等不到黄濑的下一步,原来对方睡着了,黑子失笑。

第二天醒来,看到黄濑坐在他的身边一脸茫然的样子,黑子皱眉:“黄濑君……早上好……”黄濑还在发呆,回过神来,看着黑子,有些尴尬道:“早上好,小黑子……”黑子觉得有些奇怪,脑中忽然闪现昨晚的画面,黑子脸红,刚想问对方还记不记得,却听到对方说:“小黑子,昨天没发生什么事吧,如果真的发生什么了,就请忘了吧。”黑子觉得自己全身血液一同涌向大脑,他想问,可是黄濑的那句再见已经说出口,关上门的一刹那,黑子嘀咕道:“胆小鬼。”黑子低头看了看自己的领口,有着明显的吻痕,明明事情已经发生了……黄濑君,胆小鬼。

黑子一直在等,等黄濑的解释,到最后却等到对方的结婚请柬,再反复确认新郎名字之后,黑子哭了,压抑着,骗子,明明曾经无数次说过喜欢自己的,黄濑君,胆小鬼,其实说到底,自己也是胆小鬼,明明每次见到黄濑都很欣喜,却硬装作冷淡,他害怕黄濑的轻浮。

黑子将请柬直接扔进了垃圾桶,当然也没有参加黄濑的婚礼。黑子在一所幼儿园担任保父工作,他喜欢和孩子们相处,所以他似乎真的忘记了很长一段时间他都是一个人生活。

昨天又失眠了,什么时候得了失眠症,黑子自己都不清楚。来到办公室,其他老师都在谈论着昨天的爆炸性新闻,明明很配为什么要离婚呢,管他呢反正现在黄濑现在是单身了太好了,这样的话语传到黑子的耳中,黑子苦笑。

晚霞还真是漂亮呢,黑子抬头看了看天空感叹到。忽然听到有人喊道“小黑子”,明明以前听得都有些厌烦了,为什么现在却如此想哭。有人从身后抱住自己,重复着“对不起对不起”,果然还是很想哭,黑子握住黄濑的手,哽咽起来。

 

 


| 黄黑
评论(1)
热度(27)
©黒歴史 | Powered by LOFTER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