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受中心

营业课课员和技术课课长

 
 

 “营业新来的小帅哥听说是我们课长的学生,真的吗?”

“课长大学时期曾当过他的家教老师。”

“怪不得那家伙,一见到我们课长就小黑子小黑子的,真是烦人。”

“你干嘛一脸酸味,嫉妒吗?”

“他一定是嫉妒了,课长可是他的偶像呢,不过小黑子课长看起来对小帅哥挺冷淡的……”

黑子心想,你们在我面前明目张胆地八卦我,是不是有些不太合适。黑子终于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于是大家噤声,办公室又只能听到敲击键盘的声音。

 
 

黑子也觉得黄濑有点烦人,自从黄濑来到他们公司之后,他的邮箱几乎处于爆满状态,其中三分之二的邮件都来自黄濑,日常招呼,稀奇古怪的新闻,甚至还附带黄濑的自拍照。

黑子皱眉,决定明天一定要和营业课课长交流一下,给黄濑一些任务,或者让他出个差,这人看起来真的太闲了。正思索着,黑子的电话响了,一接起,就传来一阵语速非常快的男声,“小黑子小黑子今天我们午饭在楼上食堂吃吧我知道今天换那个阿姨了哦就这样中午的时候我来找你吧”

黑子刚想开口,电话就已变成忙音。黑子表情虽没一丝变化,心里却想着,初中时期的黄濑君,说话时还有些小结巴呢,现在不愧是在营业工作,句子都不需要加标点符号了。

 
 

等到午休时,技术课因为工作量,总是比其他几个部门晚点就餐,这时,一道爽朗的声音划破宁静的工作氛围,“小黑子,快吃饭去吧!饿过头就不好了。”

黄濑径直快步走到黑子面前,转过身又对其他人说道,“大家也可以去吃饭了。”

黑子看了看黄濑,又看了看大家,最后说道:“我们还是先去就餐吧。”

技术课课员们觉得自家的课长再这样下去就快没威严了,当然他们也挺感谢黄濑的。

 
 

黑子一直以为食不语寝不言是常识。没想到对面的青年居然能一边吃饭一边说这么多话,黑子忽然灵机一动,夹起炸虾往黄濑嘴里送,黄濑终于不说话了,好像连整个食堂都安静下来了,黑子隐约觉得不对劲,不过能安静地吃顿饭就好。

 
 

最近的八卦改了风向。

“营业那小帅哥是不是在追我们课长?!”

“原来帅哥是基佬。”

“你又在嫉妒了。我觉得课长和他有可能还是两情相悦呢。”

“不是吧!现在想想,我以前看到课长和黄濑一起下班总觉得哪里不对是怎么回事了。”

“上次是谁说课长对小帅哥冷淡了,我明明看到课长对黄濑总是一脸无奈又宠溺的表情。”

黑子觉得自己的部下越来越爱管闲事了,他抬头看了一眼,这次没有像往常一样迅速安静下来,大家还是热切地八卦着,黑子在心里恨了一百遍黄濑,都怪黄濑君,好不容易积累了几年的威严都分崩离析了。

 
 

黑子将注意力转移到了工作上,等到办公室员工走得差不多时,才终于解决了手头上的工作,黑子望向窗外,原来天这么黑了,黄濑君大概已经先回去了吧。

低头收拾文件的黑子忽然看到了一杯香草奶昔,眼睛变得亮晶晶的,看向来人,黄濑笑道:“小黑子不要太感谢我。我可是一下班以最快的速度去了m记,又以最快的速度回了公司哦。”

黑子一手接过奶昔,一手拿起公文包,说道:“辛苦你了,黄濑君。”

一路上,黄濑依然喋喋不休着,“小黑子你说公司最重要的是谁啊?是营业课还是技术课,还是总务系?要是没有我们营业,没有营销额就养不活公司这么多人了,果然还是营业课最重要了,但是为什么技术课总是这么忙呢,我好心疼小黑子。小黑子你说最重要的是谁?”

还沉浸在香草奶昔美味中的黑子,不假思索道:“你。”

黄濑的脸颊蹭地一下子变得通红,说话有些不利索:“是,是吗,小黑子,你,你真的是这么认为的吗。”

黄濑君果然说话有点小结巴,黑子心里舒坦了。

 
 

当然黑子一点也没在意黄濑说了些什么,导致后来被告白,被亲吻,黑子总觉得自己弄错了某个环节。

 

评论(2)
热度(37)
©黒歴史 | Powered by LOFTER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