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受中心

下了一整天的雪,总算在傍晚时分有了消停的迹象。草坪上,白茫茫的一片,偶尔出现小小的猫爪印,显得可爱,黑子小心翼翼地迈开一步,踩了上去,软绵绵的,结白的积雪上就这样留下了一个脚印,黑子忽然觉得羞愧,于是又若无其事收回。

随后黑子却听到了大笑声,黑子回过头,高尾已然捧腹大笑,第一时间上前捂住高尾的嘴巴,佯怒道:“请不要再笑了,高尾君!”

高尾握住黑子的手,放在唇边,亲了亲黑子的手腕,语气带着一贯的轻浮:“小哲刚才的样子太像猫咪了,对不起,没忍住。”

黑子的脸颊瞬间染上红晕,别过头,说道:“就不该答应你,出来约会的。”

“今天是情人节诶!当然得和小哲约会!”高尾眼角带着笑意,将黑子的手放入自...

火黑!

多年以后,黑子已正式成为一名保育员,而火神也早已成为日本篮球队主力球员,两人聚少离多,却不失甜蜜,偶尔也会给对方制造些惊喜。

黑子患有轻微胃病,长期不健康的饮食造成的,虽说高中大学,和火神同居以来,火神一直有很好地照顾黑子的饮食,讲究搭配以及营养,胃病是好了一半,但是嘴巴却养叼了,近年来,还是会时不时复发一下。

就像现在,黑子紧紧捂着肚子,咬紧嘴唇,似乎有些出血,脸色却十分苍白,他艰难地挪动着,一小步一小步前进着,终于找到胃药,一口吞入,随后重重跌入床上。黑子裹着被子,咒骂道:“火神君,笨蛋,火神君……”忽然声音哽咽,眼角变得湿润。明明此刻很想对方,却害怕对方担心,而迟迟不敢打电话给对方。...

all黑小段子

绿黑

看着身边的人,鼻尖因为过于寒冷,变成红色,双手藏在袖子里,只露出指尖,绿间扶了下眼镜,取下右手的手套,递给黑子,黑子不明所以,微微歪头,绿间被看得别扭,伸手给黑子戴上手套,动作有些笨拙。

“太大了,绿间君。”黑子看着自己右手说道,还残留着绿间的暖意,黑子不禁微笑。

“要求真多!”说着,绿间握起黑子的左手,放入自己的口袋里。

“绿间君的手好温暖。”

“是你的太冷了!”

只剩下踩在银杏叶子上的簌簌声。


“把脚放在我肚子上吧。”

“……绿间君想干什么?”

“别说了,总之放上来!”

“……”

“还冷吗?。”

“没……”

“那赶紧睡吧,晚安。”

“晚安,...

too……to……

火神夹了一块瘦肉,放进黑子的碗里,说道:“多吃一点,养了这么长时间还是这么瘦。”

“我的胃需要足够的空间留给奶昔。”黑子理直气壮道。

“知道了!真是!到底有多喜欢奶昔……”说完,火神又给自己盛了一碗饭。

“火神君,请不要跟奶昔吃醋,我最喜欢的永远是火神君。”黑子面无表情地说着。

“你?!”火神瞬间红了脸,片刻又说道:“别把我和奶昔比!”

“原来火神君也知道自己不能和奶昔比呀……”黑子小伎俩得逞后,显得洋洋得意,不自觉地又吃了一块瘦肉。

火神自知理亏,佯装生气,说道:“快点吃!你以前好像说过吃饭的时候不能说话吧。”

确实食不语寝不言是自己提出来的,但是如果能欺负到火神君的话,家规只...

当黄濑开门的一瞬间,他就知道接下来的日子会变得难熬。

“黄濑先生,你好,请问黑子老师在吗?”面前这位低眉顺眼毕恭毕敬的人——正是黑子所在杂志社的负责人,每月定时拜访黑子一次,黄濑叹了一口,最后还是露出职业式微笑,说道:“请进。”

黄濑送走负责人之后,回头望了一眼紧闭的书房,顿时心灰意冷。

黄濑轻叩门板,随后轻手轻脚地进入,将热牛奶放在书桌上,看着埋头苦写的黑子,温柔道:“小黑子,不要太辛苦,累了就休息会吧。”说完,低头吻了吻黑子的脸颊,黑子并没有回应,还是继续划划写写,黄濑无奈,只好回卧室。

黄濑一个人躺在床上,觉得越发冷冽,忽然想起一件事,于是起身,潜入书房,打开暖气,看了下已经空的...

奇迹黑

更衣室向来是话题之地,一不小心,也许就会引发战争。

青峰手里拿着淡蓝色的水壶,大口大口地畅饮着,满足地擦了擦嘴角,瞥了一眼黄濑,说道:“黄濑,你这人够恶心的!”

黄濑手拿着体恤衫,整个脸埋在上面,用力地嗅着,样子看起来还十分享受,他感叹道:“果然是小黑子,居然没有汗味,还有一股清香!”说完,抬起头,阴沉着脸,说道:“那么,小青峰手里拿着的水壶是谁的?”

“当然是阿哲的!”青峰觉得理所当然,“怎么阿哲的水比我的甜……”

你自己有比我好到哪里去!黄濑翻了个白眼,继续嗅了嗅体恤衫。

“青峰,黄濑,”绿间看着一人手里拿着明显是黑子的水壶,一人手里拿着明显是黑子的体恤衫,推了推眼镜,“你们两个...

黑子回想起以前的事,总觉得不可思议。他清楚的记得,高三那年,诚凛在冬季杯半决赛输给了对手,有太多的不甘心,太多的失落都化成了沉默,黑子坐在休息椅上,低着头,一动不动,只是紧紧地握着拳头,狠狠地咬着嘴唇,黑子几乎感觉不到疼痛。不知过了多久,有人蹲在他面前,缠满绷带的手执意地摊开黑子的手心,用指尖写上“不要难过”几个字,黑子这才抬头,视线蒙上一层雾气,一瞬不瞬看着对方,绿间微微扭过头,最后,还是扶了扶眼镜,正视黑子,他抱着黑子,轻抚他的头发,黑子终于还是闷声抽泣起来。于是就这样,他们在一起了,甚至没有告白,却以表明心意。

黑子和绿间选择升入同一个大学,这个提案是绿间开口的,黑子听完绿间的那句“在...

BE向30题【HE】!!!

1我永远得不到的你

最开始和小黑子打球的是荻原君,在小黑子放弃篮球的时候是小青峰拯救了他,而现在的光是小火神,

啊,真不甘心!不过算了,小黑子的初恋是我的,初吻是我的,初夜也是我的,小黑子的一辈子都是我的!


2反目成仇

“黄濑君,我是不会输的!”

“抱歉,即使是小黑子,我也不想输!”

“石头剪刀布!!”

“黄濑君,你输了,今天的碗筷就拜托你了。”

“为什么今天又是我洗?!果然赢不了小黑子呢……”


3终其一生的单恋

抹布女友情出演

今天凉太君又是一放学就不见人影,篮球部的前辈貌似还来找他了。

凉太君终于参加训练了,以后放学可以天天看他打球了...

老实说,这还是黄濑初次去绿间和黑子的家,他准备了一些见面礼,香草奶昔还有小蛋糕之类的甜点,都是黑子喜爱的,至于绿间的,见鬼去吧,即使黑子和绿间看起来真的挺恩爱,黄濑也无法接受绿间抢走了他的黑子这一事实。

开门的是绿间,穿着居家服,他扶了下眼镜,有点惊讶道:“黄濑,你来得太早了,我们还没准备。”

黄濑将礼物交给绿间,心里想着“我们”这词可真是用得漂亮,说出口的却是:“抱歉抱歉,我事先忘联系了。”其实是急着早点见黑子。

绿间看了一眼笑得灿烂的黄濑,随即点点头,示意对方进来。

四周的墙壁刷成奶白色,偶尔会出现几幅挂画,以明亮的油彩画为主。家具的颜色以淡蓝色和白色相兼,客厅的水晶吊灯明晃晃的,...

绿间多年来保持的习惯,除了晨间占卜,还有晨跑,除非下雨天,会使用半个小时的跑步机,晴天的话,即使是冬天,也会坚持早起,晨跑。

时间不偏不倚,刚好六点,手机在床头发出震动声,机身好似敲击着木板,显得吵闹,绿间在第一时间关掉闹钟,却不想黑子还是低哝一句“好吵”,半梦半醒,翻身继续酣睡。绿间轻手轻脚地穿戴好衣服,随后揶好被子,看着只露出半个脑袋的黑子,绿间无奈地戴上眼镜,走向浴室。洗漱完,看了看卧室,再看了看手表,于是回到房间,亲吻黑子的耳边,有些不好意思地推了推眼镜,心满意足地出门了。

绿间曾要求黑子和自己一起晨跑,可是黑子没坚持几天,就宁死不屈,怎么也不想晨跑了,何况现在是冬天,睡懒觉还来不...

©黒歴史 | Powered by LOFTER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