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受中心

【all黑子】kubas in wechat

黑子:求赞。请大家帮我赞一下,集齐33个赞,就可以免费获得一杯麦记香草奶昔,谢谢大家了。

黄濑:首杀,已赞!

青峰:需要回报!

火神:要喝的话,直接告诉我,我请你就好了。

紫原:美味棒什么时候也能出求赞获优惠券呢……

绿间:真是爱给人添麻烦

……

黑子:谢谢大家,已经集齐33个赞了。

赤司:至少有32个情敌8<


黄濑:今天又被小黑子拒绝了呜呜呜呜呜呜QAQ

黄濑:点赞的人是什么心态?!连小黑子也QAQ


火神:分享了一个链接

《成为王牌的必经之路》

黑子:火神君,你已经是诚凛的王牌了。


绿间:分享了一个链接

测一测你和...

【赤黑】411日贺!

现在娱乐记者真是不容易,不仅要时时关注明星们的动态,还需要跟踪一些年轻有为的企业家,天天希望他们能整出什么幺蛾子来,爆出一些猛料,好让自己有稿子发,百姓有八卦瞧。

黑子哲也,爱好观察人类,特技存在感低,一向被自己的主编看好,认为他有成为职业娱记的资质,再好的资质,最后还不是为了明日的头条操心操力。

黑子最近跟踪的是赤司征十郎,这位年轻的财阀为人向来低调,作风却十分凌厉,每次一有动静,总能把商业界搞得血雨腥风,赤司绯闻几乎没有,更别提丑闻。

赤司是被人架着出来的,而支撑着他的正是现今当红偶像黄濑凉太,黑子的眼睛亮了。随即迅速拍下几张照片,角度暧昧,看起来过分亲昵,他对自己的“作品”相当满意...

少年席地而坐,安静乖巧,白皙漂亮的手指在篮球上绕着圈圈,想必是等得太久,无聊了吧,下一秒回过身,嘴唇一开一合,吐出几个音节:“青峰君……”青峰有点恍惚,对方的轮廓圆润,甚至有点婴儿肥,刘海很短,露出好看的眉毛,青峰皱眉,他不知道怎么回事,但他确信这是国中时期的黑子。

黑子已经走到青峰面前,抱着篮球,露出矜持的笑容,说道:“青峰君好像又长高了呢……”说完,想伸手触摸青峰的眉心,黑子觉得对方并不适合这样的表情,可到途中他又放下手,不知是够不到还是认为这太过亲密。青峰却直接抱住黑子,一个劲念着阿哲阿哲。黑子被抱得有些呼吸困难,却还是依然微笑着,随即小心翼翼地回抱。


“这么说来,青...

4初老症状

黑子窝在被窝里,露出半个头,眨眨眼,看着靠在床头的黄濑,说道:“接下来就拜托黄濑君了。”于是,低沉悦耳的声音传入黑子的耳朵,抑扬顿挫,富有感情,读到兴致时,还会低头和黑子的视线交汇,黄濑吐出的每一个假名,在黑子脑海中形成一幅画面,渐渐地被吸引,黑子的眼眸里闪着星光,黄濑不禁亲了亲对方的眼角,随后,又认真地朗读起来,声音明显带着笑意,也不管黑子藏在被子里的脸颊有多鼓。

黄濑关灯,缩进被子里,黑子侧过身,对着黄濑说道:“今天也是个不错的故事呢,谢谢黄濑君。”黄濑亲吻黑子的额头,在他耳边,轻声道:“不客气,希望小黑子能有个好梦,晚安。”

自从黑子有些眼花之后,这样的场景渐渐变成一种...

春天来了,小小的青峰和小小的黑子手拉着手……

春天来了,小小的青峰和小小的黑子手拉着手一起去田野里玩耍。

一大片开得灿烂的油菜花让黑子不禁迷了眼,他闭着双眼,微风吹拂过他的脸颊,带着阵阵的花香,香气明明不是特别浓郁,还是刺激着他的嗅觉,让他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

青峰显然变得有些不安,问道:“阿哲,对花粉过敏吗?”

黑子小幅度地摇摇头。

青峰这才露出笑容,拉着黑子继续前行。

他们在沿途种着蚕豆的小道里穿梭,淡紫色的花瓣上偶尔停留着三两只蜜蜂,青峰玩性大起,他放开黑子的手,想追逐蜜蜂,不想对方却直接攻击他的脸,直接蛰上一口,速度太快,青峰愣着一边,直到麻痒感渐渐涌上脸颊,他才反应过来,瞬间抽起鼻子。

黑子还算冷静,他记得奶奶曾教过...

3接受死亡(意义)

进入隆冬时节,冷意到达心底。

黑子的奶奶一直卧病在床,她拉着黑子的手,含糊不清讲诉着当年如何和黑子的爷爷相遇,相爱,他们有过离别,亦或是互相伤害,可是这些在他们相爱的路程中显得如此微不足道,黑子奶奶念叨着,老头子快来接我了,我们已经有二十几年没见过面了,到时候他会不会不认识我……

黑子默默地将手包裹住奶奶苍老的手,轻声道:“怎么会呢,爷爷一定会记得奶奶的。”

“我昨天梦到他了,还是年轻时的模样,一点也没变,他说,他等了我太久了。是的,太久了……”说着说着黑子奶奶的眼角开始变得湿润,黑子能感受到自己握着的手在微微颤抖,黑子瞬间红了眼眶,无法说出安慰的话语,只能紧紧握着...

ed替换卡衍生

几大高校的篮球队成员齐聚街头,进行涂鸦活动,想想就有点小惊讶呢。

黄濑以最快的速度画好相合伞,在左边写上“黄濑”右边写上“黑子”,结束时还很满意地笑了笑,刚想回头招呼黑子,让他看看自己的成果,却不想被青峰猛然推开,青峰用鲜红色的涂料将相合伞覆盖,画了一个看起来挺像爱心的图案,在爱心前面写着“tetsu”后面跟着“daiki”,还未干的鲜红色涂料一点点往下滴,形成一副诡异的画面。黄濑立即跳脚,挥着刷子,一副要与青峰干一架的气势,而青峰则是抠了抠耳朵,不予理会。

在旁边观看的绿间显然很鄙视两人,最后还用不屑的语气吐出“幼稚”两字,随即投入到自己的创作当中,不一会儿,一副结婚图栩栩如生展现在众人...

段子

青峰将黑子压制于身下,二话不说就亲了上去,啃噬吸吮,直至黑子难耐闷哼,才停下这个深吻,最后还不忘舔了舔黑子的嘴唇,满足道:“终于补充到能量了。”

因为缺氧而泛红的脸颊早已消退到原本的惨白色,黑子不动声色地推开青峰,正座好,面无表情道:“青峰君,请不要这样,如果想补充能量的话,可以喝宝矿力,而不是我的唾液,你实在太笨了。” 

青峰躺在地板上,一手枕着脑袋,一手轻抚黑子的唇瓣,轻笑道:“但是阿哲的口水有丰富的铁分!”

黑子附下身,吻了吻青峰,说道:“现在我觉得你有点恶心了。


青峰掀起自己的体恤,好让自己不那么热。

黑子一瞬不瞬盯着他的腹肌,恰到好处的肌肉,清晰的...

2迎接新生

“黄濑君,请你快一点。”

“知道了,小黑子!不就是小孩子吗?昨天也看了,前天也看了,天天都去看他,还这么急。”

黄濑有些无力,自从自家的外甥有了孩子之后,黑子几乎天天去他家看望孩子,这种经历让他想到了外甥刚出生的那会儿,他敢确定接下来的几年,他会十分不好过。

几个月大的婴儿,头发颜色还很淡,不过将来大概也是会一头耀眼的金发吧,黑子想。脸颊粉嫩嫩的,隐约还能看见胎毛,黑子忍不住小心翼翼地戳了戳对方脸颊,果然弹性也很好呢,黑子勾了勾嘴角,露出笑容。黑子将手指放在婴儿的嘴边,对方伸出舌头舔了舔,指尖留下口水的痕迹,对方的嘴角耷拉着口水,黑子觉得这样怪可爱的。随即从婴儿车里抱起他,...

绿间vs黄濑 学霸vs学渣


“绿间君,这题……”

“……这么简单,你竟然不会做?!”

“对于我来说,很难。”

“真没办法,我教你吧,就当消磨时间,设xy……”

“不愧是绿间君,真是厉害呢!”

“也、也不算什么。”

对面的黄濑看到这一幕,内心复杂,不就是一道数学题吗,小绿间你有什么好得意的好害羞的!小黑子你的四周闪着星星诶真是可爱呜呜呜!我也想听小黑子对我夸奖,这么想着的黄濑默默地看了看练习题,咬了咬嘴唇,还是算了,我认输。

第一回合,绿间不战而胜。


“绿间君,你的手心出汗了。”

“……那不是汗,是水蒸气,是你的手太冷,而我的手太暖,...

©黒歴史 | Powered by LOFTER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