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受中心

感谢大家的参与!希望来年也有你们的身影。😘😘😘

营业课课员和技术课课长

 
 

 “营业新来的小帅哥听说是我们课长的学生,真的吗?”

“课长大学时期曾当过他的家教老师。”

“怪不得那家伙,一见到我们课长就小黑子小黑子的,真是烦人。”

“你干嘛一脸酸味,嫉妒吗?”

“他一定是嫉妒了,课长可是他的偶像呢,不过小黑子课长看起来对小帅哥挺冷淡的……”

黑子心想,你们在我面前明目张胆地八卦我,是不是有些不太合适。黑子终于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于是大家噤声,办公室又只能听到敲击键盘的声音。

 
 

黑子也觉得黄濑有点烦人,自从黄濑来到他们公司之后,他的邮箱几乎处于爆满状态,其中三分之二的...

画室内很安静,只能听到笔划过纸张的声音,即使拉着窗帘,室内还是如此明亮。


黑子正全神贯注于对面的人,青年全身赤裸着,身材高大矫健,每一块肌肉都好像是上帝精心雕琢过,腹肌匀称,人鱼线的弧度也非常完美,黑子的眼睛不自觉地停在了青年的胯部,明明是蛰伏状态,那物什的气势也十分骇人,黑子不可遏制地红了脸。黑子抬头,青年正直直地看着他,透过镜片,眼神凌厉。


黑子动了下笔,不一会儿又擦干净,反反复复,终于放弃,他无法描绘出青年的美。


黑子走到青年的面前,用手触摸他的肌肤,感受身体的每一寸肌理。黑子一开始的眼神只是惊艳,到最后变得炽热,夹带着无数的爱恋,手上的动作不经意间变得情色,他的手触碰...

重新弄了一个话题,原因是因为我不知道lof怎么修改话题简介,泪目。

希望大家多多投稿😘

灰黑

黑子像往常一样,站在校车门口,看着孩子们戴着嫩黄色的帽子,背着小小的双肩包,或是叽叽喳喳,或是睡眼惺忪,跟他打着招呼,黑子微笑,回道“早上好”

直到最后一个孩子下车,他才放心下来,打算跟上他们,却听到一声“哲也”,熟悉而又模糊,黑子回过头,刚才太专注于迎接孩子们,根本没看到司机,这才发现那人,黑子眨眨眼,说道:“灰崎君……”灰崎收好车钥匙,走到他面前,笑道:“没想到哲也居然真的成了一名保父。”

黑子打量着面前的灰崎,很奇怪,明明已经好几年不见,而且和他印象中的灰崎大相径庭,他却第一眼就认出来了。灰崎的头发乖乖贴着鬓角,穿着舒适的休闲装,嘴角噙着笑意,看上去十分温柔可靠,完全不似学生时代那副...

1.你的名字及性别

青峰大辉,男性alpha

黑子哲也,男性omega

2.你对自己爱人的称呼

阿哲,偶尔会叫他小omega,阿哲很讨厌我这么叫他,不过阿哲生气瘪嘴的样子实在太诱人

青峰君,偶尔会叫大辉君

3.对方信息素的味道

甜甜的香草味,阿哲一定是香草奶昔喝多了

黑巧克力味

4.什么时候在一起的

阿哲初次发情的时候

我那时候第一次发情,刚好遇到了青峰君……

5.什么时候标记了对方

国中毕业,一时没忍住

6.被标记的感受如何

太糟糕了,以后都不想换伴侣了

7.如何度过发情期

当然是做喽

会准备好抑制剂的

8.打算什么时候有个孩子

没考虑过,不过阿哲的小...

紫原最近被黑子限制零食甜点了,原因是黑子发现紫原的肚子明显比原先大了一圈,黑子觉得再这么纵容下去,以后迟早被紫原君压残的。

紫原在听到这个消息时,立即申诉道:“小黑仔,你不能限制我的自由!”

“是吗?那么我现在就搬出去,再不妨碍你的自由。”

“我知道了啦,小黑仔,小气鬼。”紫原瘪瘪嘴。

一开始,紫原还受得了,表现良好到黑子每天晚上都给他特别福利,到后来,紫原实在忍无可忍,他想到了一个方法——晚上把黑子折磨到瘫软在床上,然后偷偷摸摸地找零食吃。

但是第二天,紫原就被黑子质问了,黑子道:“紫原君是不是你偷吃了柜子里的美味棒。”

“什么时候啊?”紫原装傻,“是不是二号干的坏事啊。”

“...

【黄黑】815日贺!

黄濑在模特界积累了一定人气后,进军演艺圈,从影三年,接连拍了五部戏,虽然每部都拥有超高的票房,但口碑却一直不是很乐观。戏路窄,偶像包袱,靠脸吃饭,花瓶男,一路走来,黄濑几乎被贴满了类似的标签,一向只关注效益的经纪公司终于看不开,想给黄濑量身打造一部电影,从而将黄濑成为自己公司的品牌。

这部电影请来了著名编剧黑子哲也,以及新晋导演绿间真太郎联合操刀,势必是黄濑转型的关键。

这次,黄濑一改以往的王子形象,转而成为贫困落魄的穷学生,为爱奋斗不断进取。前半部分失意,邋遢市井,后半部分得意,翩翩公子,最终抱得美人归。故事老套,但是胜在前半部,黄濑的形象颠覆,在这种形象下,对女主角的痴心之情,想必一定...

【宫黑】二号

吃过晚饭,黑子和二号一起去公园散步。二号总是比黑子更有兴致,所以一直都欢快地跑在前面,从不顾忌黑子这个主人。黑子慢悠悠地在后面晃,忽然看到二号往回跑,藏到了自己的脚后,只露出了脑袋。

“黑子,你也来散步啊。”宫地看到黑子,显然有些意外。

黑子回道:“你好,宫地前辈。”

被宫地牵着的金毛犬,忽然对着二号叫唤着,想跑到二号面前,可被项圈束缚住,完全动弹不得,宫地于是厉声道:“不要叫了,想让全世界都知道你在发情吗?”

黑子总觉得宫地前辈的说法好像哪里不对,但他已经无暇顾及,因为此时二号正用可怜无助的眼神看着他,最后黑子没办法,只好抱起二号。

宫地上前抚摸了下二号的耳朵,对黑子说道:“抱歉,...

【宫黑】海豚

宫地将还在回味海豚表演中的黑子拉到了一边。

“黑子!”宫地叫了一声黑子,伸出自己的右手。

黑子小小地歪了下头,自觉地将左手放在宫地的右手上,当然在宫地伸出左手的时候,也乖乖地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宫地握了握黑子的手,随即放开,说道:“好乖,给你一颗牛奶糖。”

黑子嚼着已经化了的奶糖,疑惑地看着宫地,然而宫地只是张开怀抱,随后给了黑子一个灿烂的笑容。

黑子显然有点不好意思了,但却不由自主地投入宫地的怀抱。

宫地揉着黑子的头发,说道:“黑子,你其实也蛮像海豚的。”

黑子抬头,表情木然,宫地情不自禁亲了亲黑子的嘴唇。

“可是,宫地前辈有没有听说过海豚其实滥交成性?我才没有,我只有宫地前...

©黒歴史 | Powered by LOFTER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