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受中心

补档

学生黄濑x老师黑子

《暗恋未完结》

警告:ooc,be!!!


01

黑子哲也从国中开始就一直坐在最后一排靠窗的位子,但他并没有像那些漫画中男主人公一样,是个废材或者拥有不同寻常的超能力,生活中没有天降女神,也没有突现家庭教师,就连一个可爱聪明的青梅竹马也不曾拥有。他很普通,普通到存在感变得稀薄,平时不怎么爱说话,也不怎么参加集体活动,这让他几乎没有朋友。

不过,黑子并没有在意这些,他喜欢独处,也喜欢安静。他觉得这样的生活状态很好,并不需要改变。所以对于母亲的那句“哲也,今年一定要交到朋友哦”,也只是敷衍地点了点头。


02

黑子静静地站在校门口,看着樱花片片撒落,心想,今年就是国中最...

《有你的季节》

Part one 【蝴蝶】


黄濑不知道为什么自从上次练习赛过后,经常有意无意地会跑去城凛那,明明离海常很远,就连自家的队长也看下去了,“黄濑同学,还不如转到城凛那,如果这么喜欢的话。”笠松的语气已经出于吐嘈范围了。

“队长好过分~人家只是想看看小黑子有没有被人欺负而已。”

“那你还不快走人。”受够了,又装哭,真想一脚把他踢到城凛。笠松内心的井字越冒越多。

“队长果然好过分~都嫌弃人家了~”黄濑凉太一边说着一边迅速地整理好书包,“那,队长慢慢练习,我先走了~拜拜~”

笠松扶额,该死的,说话能不能带上销魂的波浪线。这届的后辈真不可爱。

黄濑才不会在意队...

月曜日

“早上好,火神君。”黑子有气无力地打着招呼。

“哟!早上好,黑子!”火神一如既往很精神,火神看到黑子自顾自地走着,才发现今天黑子有些异样,于是上前询问:“怎么了,黑子?一脸没有精神的样子……”边说着,还弯下腰将自己的额头抵着对方的额头,小声说着:“没发烧。”

“谢谢火神君的关心,我只是没睡醒而已。”火神一脸不可思议,黑子不是向来最注意睡眠的吗。

黑子这才解释道:“昨天快睡觉的时候,才发现数学作业还没做……而且好难……”火神回了句:“这星期老师有布置作业吗?”黑子听到这句的时候,就没再搭理火神了。

火神时不时地回头望坐着的黑子,黑子托着下巴,就这么光明正大在补眠,火神感叹上帝不...

绿间盘腿坐在沙发上,一脸沉重地思考着,明明自己每天都有按照晨间占卜来行事,也有好好地准备幸运物,为什么还会发生这种事——一觉醒来自己居然会在黑子家,而身体不知为何缩小到五六岁时期。

“所以说你真的是绿间君?!”黑子将早餐放在桌子上,语气透着不可思议。

绿间喝了口牛奶,不屑地瞥了一眼黑子,说道:“你是笨蛋吗?”

黑子看着对方说话的表情,然后笑道:“绿间君明明外表这么可爱,可是说出来的话却一点也不可爱。”

绿间顿时瞪大眼睛,想要反驳些什么,最后还是说了句:“所以说,我和你的相性最差了!”

黑子忍不住揉了揉绿间的头发,带着点恶作剧的意味,弄乱对方的头发,口中说道:“是是,如果真是这样,那真...

OTP1-17题

01牵手

黄濑双手交错枕着头,闭着眼睛躺在床上,忽然睁开眼,看着旁边正在阅读的黑子。

“小黑子,明天去逛街好不好?”

“……”黑子明显对黄濑突然提出的要求感到为难。

“去嘛~去嘛~”语气带着点撒娇的意味。

“好吧……”黑子点了点头,黑子觉得黄濑一定是故意的,明明知道他对这样的黄濑君最没办法了。

黑子透过橱窗,看着两人十指相扣的手,不禁红了耳垂。黄濑君似乎一点都不在乎当众作出亲密的举止呢。明明是个公众人物……黑子觉得黄濑君手心的温度,通过自己的手心传达到了心脏。这快被溢出来的暖意,竟让他有些不知所措,不自觉握紧了黄濑的手。

黄濑大概意识到了黑子的异样,说道:“怎么了?”

“没有。...

女装黑子二

又到了一年一度的校园祭,这大概是海常最热闹的时候了。每个社团部门都使出浑身解数各出奇招来挺高自己部门的人气,当然也包括篮球部,今年篮球部的主题是执事和女仆,据说这样可以共同满足宅男和腐女的要求。黄濑部长觉得这个想法很好可以实施表示赞同,黑子副部长觉得一点也没新意表示另议,可是篮球部其他成员表示一致赞同,包括两位经理,黑子只好妥协。


黑子被两位可爱的经理推到镜子面前。

“怎么样,副部长?”

“果然很合适,超合适!”

“小黛的手工制作越来越厉害了!这女仆装很精致呢!”

“小稻才是,化妆技术好棒!黑子前辈变得更加漂亮了!”

“副部长这叫天生丽质……”

“是呢!下次可以试...

黑子加班回家已经天黑了,他回到公寓,开门,点灯,对着空无一人的房间轻声道,我回来了。

黑子打开冰箱,想着今天黄濑君也要很迟回来,模特工作一定很辛苦,还是做些黄濑君喜欢的菜吧。这么想着,黑子挑选好食材,准备起了晚餐。

黑子在心中默念完我开动了,随后一小口一小口地就餐着,他吃得非常小心翼翼,即使吃完,盘内的菜也好像没动过一样。黑子将剩下才一并放入冰箱,写了张小纸条贴在上面。

电视上播放的纪录片,让黑子着迷,不知不觉时钟指向十点,黑子喃喃自语着,已经这个时候了,黄濑君……

看着床上并列的两个枕头,黑子犹豫着钻进了昨天黄濑睡觉的位子,寻找着适当的姿势,渐渐进入梦乡。


黄濑谢绝...

©黒歴史 | Powered by LOFTER
返回顶部